两个月是多久?

时间是一个神秘的问题,适合于数字表示,却不适宜进行数学运算。

在我刚刚出生的时候,两个月应该如同现在的两秒一样短暂。世界开始接受一个陌生的婴儿,需要给他两个月的时间习惯生存的模式,习惯获得奶水与引起注意的法则。虽然我缺少那时的记忆,但我相信幼时迫于生存天性的生活如同一个流水线上的青年一样碌碌无为,两[……]

Continue Reading →

关于虫子的随想

今天我在路沿石边见到了一只千足虫,我可以踩死它,也可以不踩。如果我踩死了它,也许会有一下午的时间千足虫的世界里都要流传一件神秘事件。它们疯狂地释放信息素,传递关于一只43码鞋子的事情。可无论如何,它们也无法理解我的存在、我的思想,无法得知我对它们的生命可以如此轻易的掌控。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也没有人可[……]

Continue Reading →

假如你给我生命

假如你给我生命
像一个美丽的诺言
给我积木、软糖、游乐园的木马
给我一把
雨中蹦蹦跳跳的小花伞

你们将汉字辛苦地串联
它古老又优雅
你们在某一天郑重地决定
使我的生命、我存活于世所需的一切证据
与它做神秘的关联

你们将古老氏族的血脉传承
忧郁的屈原,跃入水下永恒王朝
但一切痛苦
不该上演在束发之前

[……]

Continue Reading →

[翻译]拳击中如何侧闪

前言:今日练习侧闪,头部多次受到暴击,目前仍然伴有晕眩。因此,翻译中的错误、不通顺之处要怪对手的拳头,不要怪我。这是一篇介绍侧闪的文章,个人认为讲的不错,所以翻译过来以便各位老爷学习,错误之处还请斧正。原文点击这里

译文: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写一篇基础的拳击防御教程前写侧闪的教程。我会做使得[……]

Continue Reading →